伤林果

沉迷瑶瑶,无法自拔!!
乐正集团的姑娘就那么可爱嘛!
写字的日志均转自各位我喜欢的大大!
侵权立删!!

提香:

<福利> 转发/评论/推荐 此条内容,随机抽4人赠送 @Marina任桃桃 的新书《人物水彩之美 手绘插画绘制技法与创意表现》一本,7月31日开奖。


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偏偏要靠才华,MarinaRen,一个“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”。她笔下的人物灵动洒脱、虚实相生,以画之形表其心中之意。本书全面地讲解了水彩插画的绘制技法与创作灵感,希望大家可以从本书中得到一些特别的启发,开启一扇通往“美”的大门。

【DH】个人文章归档

转存!

9¾:

〖写在前面〗


↓↓↓↓↓↓


1.站内转载除目录外禁止,发现后拉黑


2.站外转载请私信我要授权


3.除特殊标注以外皆为1v1,不存在大三角或暧昧向


4.多多评论,多多评论,谢谢谢谢


5.注:标题点进去的tag只能在客户端上查看,用网页版是无效的!


↑↑↑↑↑↑


 


【德哈长篇连载】


*《死亡尽头》


>>哈利在四年级的暑假遇见了一个人,他告诉他:不要对德拉科·马尔福产生任何好感。


原著向HE/已完结/67w↑↓


目录


猫爪1  2  3


自绘插图  1




*《幸存者》


>>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,面对着一场生与死、爱与恨、信任与背叛的考验。


原著向HE/全员/已完结/16w↑↓


灵感来自于大逃杀、弹丸论破、gosick、another等,设定有借鉴和参考


【避雷】有重要角色死亡/战损/血腥场景/角色黑化/非常ooc


目录及设定




【德哈中短篇连载】


*《深度缺陷》


>>简单说就是我的舍友爱上我(不是


一些脑洞集合/无魔法大学AU/无脑甜文


/迎新篇/  a1  a2


/上课篇/  游泳课b1




*《七日之失》


>>战争结束了,哈利打败了伏地魔,却因此患了一种病症:他的记忆只能保持一天。


不要相信任何人paro/战后/原著向HE/8w↑↓/已完结


/Part 1:七日之失/ 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


/Part 2:坚冰/  08  0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


/Part 3:最后一块拼图/  15(终章)




*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

>>爱德华有一天忽然被邀请去参加了一个晚会,晚会上一幅肖像告诉了他一个无人知晓的故事。


战后/原著向/有私设


01 大庄园的晚宴/02 肖像的话




*《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》


>>有一天,哈利忽然被缩小了。不幸的是,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。


原著向/背景为第五部/5w↑↓/已完结


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


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(终章)  彩蛋




*《五平米》


>>有一天,哈利和德拉科被一起关在了一个五平米大小的空间里。


原著向/背景为第六部/4w↑↓/已完结


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(终章)




*《魔杖的主人》


>>战争结束后,德拉科要回了山楂木魔杖,可他却发现自己不是魔杖的主人。


原著向/战后


01  02  03  04




【德哈短篇(一发完)】


*《偏轨》 


>>一个关于星座和银河的故事。


*《Reconciliation》


>>他是被哈利·波特赦免的人。


避雷:实际上并不是德哈,而是德拉科自传!


*《开花的窟窿》


>>一本书引发的血案。


*《共犯》


>>哈利·波特和德拉科·马尔福是共犯。





 


 【tag使用指南】


目录→[光与热发电所]


听歌→[灯哥的酒吧]




*伏哈文已从目录里删除,堆伏哈子博 @🔅灯火通明🔅 

冷漠

星爵同学你是认真的吗?exm?
开场loki就死了???bucky和小蜘蛛都给我消失了???
彩蛋就告诉我接了惊奇队长的电话???没了???

(曦瑶)他在风之上

01

  是夜,云深不知处的花开了。

  微风从寒室中带出一缕轻烟,拂过花蕊,飘散在空中。

02

  前段时间,魏无羡在藏宝阁“古室”中,翻出了一只古旧的香炉。香炉外形精巧,点燃后香气扑鼻,既无杀气,也无戾气。魏无羡和蓝忘机端详许久,不得其所,便将香炉交给了蓝曦臣。

  这尊香炉稳稳放在静室内,纵蓝曦臣如何探究也未有所获。现而今虽然忘机归来,事务分担不少,但蓝曦臣也是诸事繁多,深感困倦,便将香炉摆在一边,缓缓睡去。

  半晌过去,蓝曦臣意识渐清,突然发觉自己不知为何摔倒在喧扰的市镇,身侧落满了古籍。

  “这位公子,请问你没事吧?”还未明白自己为何身在此处,便听见一个清雅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。

  蓝曦臣感觉这情景似曾相识,理了理思绪,这梦大概是正值他携带蓝家书籍被迫出逃期间。

  抬头的一刹那,他愣住了。

  阿瑶。

  是当年还未参加射日之争,眉间未点朱砂,衣衫简朴清隽的孟瑶。

  孟瑶俯下身,拾起蓝曦臣身侧的一些残书。他的笑容纯粹,不含一丝杂质,在风中微微荡漾,阳光折射在他的瞳仁中,非常清澈,似乎可以看入他的眼底。二人四目相对之时,蓝曦臣只觉恍若隔世了。

  怔忡了半晌,发现孟瑶的神情变得有些疑惑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身处梦境之中。

  蓝曦臣站起身,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摆,接过孟瑶递过来的残卷。

  “多谢三……这位公子,在下蓝曦臣。”平静的语气中压抑着自己的感情。

  孟瑶神情不改,似乎并不惊讶,看着蓝曦臣的动作,只是微微屈身做揖:“在下孟瑶,久闻姑苏蓝氏泽芜君之名。只是现而今时局动荡,温氏党羽众多,此处实在不宜久留,能否请泽芜君随我移步。”

  蓝曦臣不记得当年落难之时初识孟瑶,自己是如何回答的。他只是微微颔首,跟在孟瑶身后。近乎贪婪地看着眼前的阿瑶。

   孟瑶的右手轻轻握住了蓝曦臣的手。他转过身左右张望了片刻,似乎未觉有异样之人。随即带着蓝曦臣快步穿行于小巷,渐渐人声渐远。清风扰袖弄摆,二人仿佛踏风而行,人影消散在巷子的尽头。
 
03

    眼前画面清晰起来。

   “……此等疗愈之技,何吝不能私藏?况且,教给三弟,如何能算外泄?”蓝曦臣还未有所反应,已然自觉说出了这段话。

  聂明玦正坐在席子上看向这边,而身穿兰陵金氏礼服的金光瑶坐在另一侧,他的面前横着一把瑶琴。金光瑶偏过头来,笑道:“那就请二哥赐教啦。”

  他的笑容变得庄重而不失亲近,却更加直击目光,使对方不会因为他的柔和与秀幼而小觑于他,也不会因为其中的庄重而心生遗憾。

  金光瑶抚弦按琴,虽只听过蓝曦臣弹过一次,便已多有领悟。

  琴声悠扬婉转,使人更觉平静安然。

  奏至一半,金光瑶轻掩于口,咳了两声。抱歉道:“这乍暖还寒时节,我一时不慎偶感风寒,请大哥二哥见谅了。”

  蓝曦臣来到金光瑶身侧,按住他弹琴的手,温润中竟带了一丝严厉:“你因幼年之故,气血本就亏虚,身体畏寒。近日又几番辗转于金家的事务之中,怎不顾及自己的身体,还要勉强自己前来。”

  许是许久未见蓝曦臣这幅神情,金光瑶抬头看向蓝曦臣,安抚道:“二哥,小病无妨。清心音乃疗愈之技,想必对大哥而言必然大有裨益。近来二哥也忙于云深不知处的重建,我若能习得清心音,也可为二哥负担些许。”

   茶香晕染了庭院,混着琴音,由风穿林拂叶,飘香天际。

04

“听说了吗,听说这金光瑶和自己的妹妹通奸,害怕暴露,杀妻灭子,毫无人性啊!”

“哈哈,这娼妓之子,本就低贱,做出这种事情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“这金光瑶当年欺压我们家族,现而今罪有应得!活该!金家也完了!”

画面渐渐清晰,身边各个家族修士的闲言碎语传入耳中。蓝曦臣方才惊觉是来到了不久之前的封棺大典之上。虽然身侧杂言纷扰,大典上的蓝曦臣思绪万千涌入脑海,身边之事已是无心理会。

  当时他想的是金光瑶临终前的反常举动到底出自何种心境产生的,那绝望的神情背后又隐藏了金光瑶的什么情感。

  正如如金光瑶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一样,他这一生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可他独独从没想过要害蓝曦臣。哪怕金光瑶下定了决心以血破坏了封印聂明玦的法阵,想和他一起同归于尽,却又不忍心真正害了自己的二哥,带他一起离开,甘愿独自去承受恶果。

  或许还不止如此,记忆里面,惊才艳艳的敛芳尊,边笑边摊手:“没办法。做尽了坏事,却还想要人垂怜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。” 金光瑶离开了,却将不解、愧疚、痛苦通通留给了他,留给了这个世界上曾经最了解他,与他羁绊最深的人。

  但是当蓝曦臣又一次看向棺木,依稀间尚可见到当年意气风发的聂明玦、风度翩翩的金光瑶和他,坐在清河聂氏的庭院中饮茶论琴的情景。眼前浮现的是初见阿瑶时,目光上扬,蓦然触及的珍贵笑靥。蓝曦臣发觉眼眶湿润,恍惚间听到“二哥,这乍冷换寒时节,我一时不慎偶感风寒。”
 
  是了,阿瑶畏寒,如果他孤孤单单地躺在地下,会不会觉得冷?

  然而蓝曦臣只是站在远处,任由风卷起衣摆,一片幽草落在棺木上,与棺木一起落入深渊,困厄百年。纵使是梦,纵使再经历一次,他依旧只能无言。

  泪水低落下来,打湿了蓝曦臣的衣衫,落在梦境中泛起涟漪,画面昏暗下来。

05

  梦醒了,已是卯时,蓝曦臣方才所遇仿佛浮生一梦,许久都不知其所。片刻之后,蓝曦臣如往常一样携琴走进庭院。

  说来可笑,昔年忘机抚琴,十三朝问灵。

  可叹一声:初闻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。

  现问灵曰:“君归何处?”

  穿山过水而来的微风拂过蓝曦臣身后庭院里的花朵,裹挟来一缕叹息。

  “二哥……”

  “二哥……”

  “阿瑶就在这里。”

  他在风之上,踏着金星雪浪,来到蓝曦臣的身后,轻笑出声。

 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人生中第一次写同人文,贡献给曦瑶了(捂脸)。我明明是个很害怕看虐文的人,想起脑洞来还是能把自己虐哭。

  我真的很喜欢这一对,非常害怕我的小学生文笔会把人物写ooc(还是ooc了)。我一直希望二哥能够稍微懂得一点阿瑶,所以就把羡羡的香炉拿过来当冥想盆玩了。

  我再怎么写也无法写出我心中阿瑶灵魂的独一无二,还有那些阿瑶的无奈,痛苦。但是我一直认为,蓝曦臣所说的他所认识的金光瑶,忍辱负重也好,残忍冷酷也好,都是瑶瑶。瑶瑶在他面前不仅仅是伪装求得他的信任,而是真心想让蓝曦臣觉得瑶瑶不含那么多的污秽。他又怎么会去害蓝曦臣呢?
  
 

 

我要写第一篇同人文啦!

然而构思了两天,框架不小心构建大了。
今天是完成不了了 哭。
毕竟之前都是转载一些大大的字嘛。本人的写作文笔小学生水平。。。
所以关注我的人,取关屏蔽随意哦。
最近沉迷瑶瑶,无法自拔了。

桥半舫:

「余拏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
    独往湖心亭看雪。」

桃花也开了,冰棍也吃了,秋风也打了,雪也下了,收拾收拾又该过年了。😂

桥半舫:

「勇者无惧,强者无敌♡」

真的安利你们去看呜呜呜,简直震撼哭,领海领空不容挑衅不仅仅是地理书上一句话。

(以及扛着狙击枪嚼糖太帅了呜呜呜

桥半舫:

「衰草连横向晚晴 半城柳色半声笛
    枉将绿蜡作红玉 满座衣冠无相忆」

新年呀,就是终于有时间把所有小红心的歌都听一遍,一脚迈回少年。